"王思聰們"解救電競產業 電競解說員收入千萬

2015-03-30 08:42 來源:互聯網

相比于傳統解說員,電競解說員的外形、收入、工作模式更像是影視明星,他們高度依賴粉絲生存,有著強烈的危機感

時隔半年再次采訪“草莓”(魏漢冬)并不容易,經過數次溝通,直到24日凌晨,《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才和他通上了電話。

作為曾經的電子競技風云選手,退役半年后,草莓已成功轉型為明星電競解說員。

他的好友“電競界一哥”“若風”(禹景曦)同樣忙碌,解說、淘寶、商業代言等活動,將他每天12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安排得滿滿當當。

這兩位“90后”如今位列電競解說員預估年收入前十行列,其中若風以2000萬元排名第一,草莓以1000萬元排第九。

由于出乎意料的高收入,電競解說這個原本鮮有人知的職業,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和爭議。

相比于傳統項目解說員,他們的外形、收入、工作模式更像是影視明星,他們高度依賴粉絲生存,有著強烈的危機感。

“23歲在這個行業里算是老人了。”半年前退役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草莓曾失落地說。

這是成熟中的青澀,略帶點殘酷。

游戲圈的明星

壓力與期望下,草莓縮短了休整時間。

去年8月28日,作為中國LOL(“英雄聯盟”游戲)首個世界冠軍——IPL5冠軍隊成員,并在2012年一年內連獲十冠的電子競技“明星級”人物,草莓宣布退役。在用一周時間搬完家后,他便馬不停蹄地投入新的角色——電競解說。

草莓說:“怕被粉絲遺忘。”

不同于正襟危坐的傳統體育解說員,電競解說更像是娛樂明星,高度依賴粉絲生存。由于沒有過多限制,他們靠在解說中盡情展示個人魅力來獲得擁躉,這些粉絲正是電競解說收入的主要來源。

本報記者了解到,知名電競解說員的收入包括三塊:解說費用、淘寶收入,以及商業代言。

其中,解說本身的收入十分有限,僅占總收入的10%左右,真正的“金礦”在于自營淘寶店——僅僅靠賣服裝、零食和電競相關產品給粉絲,其收入就能占到總收入的七八成。

與演藝明星一樣,電競解說員的商業代言費用也呈金字塔結構。但相對于一線明星,電競解說員目前能夠接到兩年代言大單的并不多,更多是幾個月到半年的商業代言以及電競行業的相關活動。

與影視明星相仿的另一點是,大多數解說員與電競俱樂部簽約,收益按照比例分成。但也有實力的解說員自己組建團隊單干。2012年,被譽為“電競雅典娜”的超人氣解說員小蒼(張翔玲)就辭去騰訊的工作,組建了自己的公司,像大多數知名影星一樣,圍繞小蒼做“文章”。

一般來說,多數電競解說員都是以前的職業選手,而且電競解說行業收入差距十分懸殊,明星解說員收入盡管比不上一線的影視明星,但也足以與一般的影視演員抗衡,而普通的解說員可能就不盡如人意了。

電競在中國

如今的電競行業呈現一派繁榮景象。

根據SuperDataResearch和Newzoo2014年的報告,過去4年,全球在線競技游戲觀眾數量增長了8倍,其中,中國因具有良好群眾基礎和驚人賽績備受投資者關注。僅作為全國賽事呈現的2014NEST每日在線直播觀眾人數即以千萬計算。

但電競在中國的發展并不是一帆風順的,其中也歷經了從非主流到主流的過程。

電競最開始在中國引爆是在1998年。當時互聯網、網吧、游戲、QQ等正快速普及,一款名為《星際爭霸》的游戲成為助推器。

這款深受年輕人喜愛的跨時代游戲不僅成就了韓國的電子競技,也讓中國玩家、戰隊、聯盟顯著增多。如同武俠小說中的功夫流派一樣,中國星際聯盟、東北哈爾濱游戲大本營、湖南戰網等各種組織紛紛開始涌現。

正是從那時起,小蒼開始接觸電競并最終成為職業選手,但那時候日子并不好過。“單比賽獎金與解說工作是很難賺到錢的,我的大部分收入是靠稿費。”

2003年是電子競技的關鍵一年,電子競技被國家體育總局正式立項,成為中國第99項體育運動。

然而,就在次年,第一屆中國電子競技運動會(CEG)開幕之時,國家廣電總局下發了網游類電視節目封殺令。

封殺令后,當時一些俱樂部運營十分艱難,一些俱樂部被賣來賣去,有的甚至被賣過十幾次。

此后,由于電競本身發展的許多問題,即便獲得諸多獎項、解說過諸多賽事、擁有一定粉絲群體的小蒼還是選擇去騰訊工作。

“王思聰們”的出現

真正讓小蒼他們生活發生改變的是2011年。

這一年,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收購了瀕臨解散的CCM戰隊,并在此基礎上組建了IG電競俱樂部。同時,他還發起了國內正規的電競組織“ACE聯盟”,目的是制定電競圈的游戲規則,規范俱樂部運營。

“王思聰并不是這個行業里第一批‘富二代’投資人,但相對于之前出于喜好而養一群玩家的投資,現在更多投資者開始重新審視這個行業的商業模式。”上述投資者告訴本報記者。

當電競與游戲等內容生產與運營項目相融合,新的商業業態反過來吸引了更多的投資者進入。“隨著王思聰的進入,山西、陜西、云南等國內富豪的孩子,尤其是能源型企業家的第二代陸續進入電競行業,一些風投也開始關注電競直播平臺,資本的涌入使得俱樂部投資成本增加、獎金增加、選手身價增加,也包括解說員身價增長。”一電競俱樂部管理者對本報說。

轉做解說后,草莓收入呈現幾何級增長。如今,草莓的經紀團隊已經在思考如何利用粉絲經濟獲得更多的衍生收入。2012年,小蒼則辭去了騰訊的工作,組建了自己的公司。若風則走得更快一些,他開始跨界娛樂傳媒產業。

“作為行業內人士,看到很多選手與解說員風起云涌,自然是高興,但還是希望有一天,電子競技作為體育賽事的大門能夠真正打開。”上述投資人表示。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