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3個月,從估值10億到轟然倒閉他留下4000萬的血淚教訓!

2016-11-23 08:54 來源:互聯網

  創業大潮鼓舞了一群人的理想,資本寒冬澆滅了一群人的希望。對這兩者都深有感觸的,當屬微微拼車的創始人王永。他的項目趕上了創業最好的時光,產品上線短短幾個月之后就受到了投資人的熱烈追捧,有人甚至對其估值10億;他的項目也趕上了創業最壞的時光,沒用多久形勢急轉直下,最終因融資不順倒在了資本寒冬里。

  “我們用3個月的時間,從30人增長到300人,又用3個月的時間,從300人裁員到30人。”王永對網易科技記者說:“如今回頭看,當初的一切都很瘋狂。”

  在最瘋狂的時候,微微拼車每天要補貼掉100多萬元,但后來證明其中30%甚至更多都被刷單者拿走了;地方分公司動輒向總部要走上百萬的推廣費,但結果只帶來1000或者幾百名新用戶;員工普遍拿著高薪,學硅谷文化,每個月的水果酸奶錢都要花掉好幾萬。

  當然,瘋狂沒有持續多久。微微拼車在花掉4000多萬人民幣以后,徹底宣告失敗。這筆錢給王永買來很多教訓,比如:

 

 

  • 創業要避免燒錢、避開巨頭,否則命運不在自己手中;

  • 融資不能貪婪,要及時拿錢,出價最高的不一定最可靠;

  • 團隊里要有同舟共濟的合伙人,打工心態的職業經理人往往靠不;

  • 內控和管理工作一刻不可松懈,否則公司會死在內耗上。

 

 

  當然,貫穿微微拼車失敗始終的一個問題是——王永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創業者,他把微微拼車失敗80%的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在公司最熱鬧的時候,我一度迷失了自己。” 

  2014年10月,微微拼車只有大約30名員工,王永的想法也很簡單,公司賬上有400萬先用著,走一步算一步。

  估值從8000萬到10億

  王永是楚星設計、品牌中國等企業的創始人,二十年來他在設計領域悶聲賺錢,從未想過自己會與互聯網創業發生瓜葛。 

  但在2014年,各種拼車軟件層出不窮的時候,王永心動了。因為熱衷公益,王永一直關注并推動著公益順風車事業的發展,當他看到商業版本的順風車如此受市場歡迎之時,便決定卷起袖管自己干。

  于是,2014年4月,王永籌備成立了北京微卡科技有限公司;10月,微微拼車正式上線。和嘀嗒拼車、51用車、天天用車一樣,微微拼車希望搭建一個拼車平臺,方便車主和乘客互助出行。不一樣的地方在于——王永是個傳統企業家,他精于傳播,且在全國各地擁有不少合作資源。這個特點幫助微微拼車迅速壯大,同時也導致了微微拼車的最終失利。

  故事回到2014年10月,微微拼車只有不到30名員工,公司賬上的資金也不到400萬。但憑借王永在順風車領域的號召力,以及全國各地的合作資源,微微拼車在多個城市迅速打開了市場。

  資本接踵而至。2014年12月,微微拼車拿到了400萬人民幣的首筆投資,投資方叫中新圓夢,對微微拼車給出的估值是8000萬元人民幣;2015年1月,微微拼車拿到了750萬人民幣的第二筆投資,投資方叫茂信合利,給出的估值是1.5億元人民幣。

  這兩筆投資的進入,讓王永的膽子大了起來,微微拼車隨即進入人員和業務的“大躍進”狀態。在2015年的1月以后,王永對微微拼車是行業第一這個事實深信不疑。他告訴網易科技,當時微微拼車的業務覆蓋了國內180多個城市,注冊用戶數已經超過百萬,日均訂單在3萬單左右。不斷入職的新員工擠滿了位于中關村南大街的鑄誠大廈16層,人滿為患之后又到樓上樓下租用了更多的場地辦公。

  “我們上了《新聞聯播》,我主演的電影《順風車》也啟動了預熱。”王永回憶說,當時一切看起來都欣欣向榮。包括中信資本、盛大資本在內的一大波投資機構絡繹不絕地來登門拜訪。他們給微微拼車的估值也從1.5億變成3億,又從3億變成5億、8億,直到10億。王永在微微拼車大約持股70%,按照10億估值一算,他的身價已為7億。

  “當時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成功了,非?簥^,每天幾乎十六個小時都在工作。”王永甚至開始謀劃上市,謀劃全球化,謀劃一個規模更大的私家車共享經濟平臺。

  中新圓夢、茂信合利都希望能投出更多的資金,但被王永以不愿出讓更多股份、希望小步快跑為理由拒絕了。當投資人給微微拼車估值1.5億、3億、5億的時候,如果王永拍板,錢也許很快就會到賬。但王永希望聽到更高的出價。

  終于,中信資本喊出了10億報價,王永開始心動。為此,他甚至還拒絕了一家A股公司10億人民幣收購微微拼車的請求。但很快,他就為自己的貪婪和猶豫付出了代價。

  投資人一夜之間全部消失

  在微微拼車最受資本追捧的日子里,有一位知名投資機構的負責人約了三次才見到王永。除了王永每日要跑三四個城市演講、比較忙的因素外,他也坦誠,因為估值漲的太快,自己“有了傲氣、不知天高地厚”。

  驕傲和貪婪加在一起,讓王永在猶猶豫豫的狀態下拒絕掉了很多急于入局的資本,而把未來孤注一擲在出價最高的中信資本身上。就在中信資本做完盡職調查、準備開投決會之前,故事發生了致命轉折——滴滴來了。

  2015年2月14日,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宣布合并。合并后沒過多久,就傳出滴滴將要推出拼車產品“滴滴順風車”的消息,這對微微拼車、嘀嗒拼車、51用車和天天用車這些拼車行業的創業公司來說,是非常致命的一擊。事實也證明,沒過多久,拼車行業的另一個創業公司“愛拼車”就宣布了停止運營。而擺在其他玩家面前的最迫切問題是——滴滴把投資人都嚇跑了。

  王永顯然沒有預測到這樣的結果,否則他應該先拿一筆錢活下來,而不是一味等待高估值。有趣的是,在宣布推出滴滴順風車之前,滴滴的團隊還曾拜訪過微微拼車,并且信誓旦旦地對微微拼車的高管說,滴滴不會做拼車,即使做也會采取收購或合作的方式。這件事讓王永至今都耿耿于懷。

  滴滴把中信資本嚇跑以后,微微拼車并沒有馬上到走投無路的地步。那時候,微微拼車每天要燒掉100萬人民幣,賬上的錢所剩無幾,但如果放低估值去融資還是有一定機會的。

  果然,盛大資本來了,他們給微微拼車的估值是4億人民幣,愿意投出1億人民幣換取25%的股份,其中4000萬來自盛大,另外6000萬來自兩家跟投的機構。與盛大的談判非常漫長,而微微拼車賬上的錢已經快要花光了。為了維持僅存的一點希望,王永個人先后拿出2000多萬投入公司。

  在業務方面,微微拼車一度加大了在上海、杭州等城市的補貼力度,僅僅是為了能做出漂亮的數據給盛大看,F在回想起來,王永說,那時候自己就是賭博心態。

  而結果是,他賭輸了。2015年6月,股市暴跌,在這樣的背景下,盛大資本在投決會上決定不會投資微微拼車。而王永轉身去找其他投資人時,發現沒有任何人有絲毫接盤的意愿,無論估值可以降到多低。

  自知大勢已去,王永加大了裁員的力度,“從30人到300人很容易,但從300人到30人,過程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王永對微微拼車前高管們的評價是——“簡歷都很牛”,但對于互聯網產品的開發和運營卻不甚了解。

  管理失控搞垮微微拼車

  融資失敗結束了微微拼車的創業之旅,但這只是表象,真正殺死這家公司的,是其在戰略、團隊、管理等方面的一系列問題。

  王永說,對于失敗他自己要承擔起80%的責任。作為董事長,王永最初主導公司的戰略和外部事務,但在融資、招人、技術和管理等宏觀層面,他的判斷力都明顯不足。

  微微拼車的一位前員工告訴記者,王永對于互聯網不甚了解,前期他在融資方面太過樂觀和傲慢,后期則沒有做到當機立斷。公司在用人上也沒有形成規范,王永獨斷的現象時有發生。王永在全國各地有很多合作伙伴,這些人給微微拼車初期的擴張工作帶來很大幫助,但后來他們用盡各種手段掏空了這家公司的資金。

  如果王永手下有一支稱職的高管團隊,微微拼車或許也不至于失敗得那么突然。但問題是,沒有。

  如今王永對微微拼車前高管們的評價是——“簡歷都很牛”,不少人在華為、金山、摩托羅拉、百度等大型IT公司供職過,但對于互聯網產品的開發和運營卻不甚了解,也基本沒有帶領上百人團隊的經驗。比如在產品方面,微微拼車App的用戶體驗很差,有一段時間每天要宕機三四次。

  但最致命的問題出在資金上。微微拼車從開始到最后一共花出去4000多萬,王永認為其中至少有一半“被浪費了”。首先,在市場補貼方面,微微拼車做得不夠精細。有一段時間,微微拼車每天要補貼掉100萬元,最多的一天則為150萬元。

  “我們沒有把錢補給真正需要補貼的人”,王永說,“補貼是一種自殘行為,短期內看起來好像有點繁榮,但實際上并沒有培養起任何的用戶忠誠度。反而招來大量的職業刷單者,在我們的后臺,刷單比例至少占到30%。”

  但補貼并不是微微拼車燒錢的唯一出口。在推廣費用上,這家公司的內控問題相當嚴重。“有三分之一的城市出現了這種狀況,比如通過合同造假的方式侵吞推廣費,比如一頓飯上萬元的應酬費。”王永說,“甚至有些地方,幾十萬的推廣費花完了,下面員工竟然說沒有見過這些錢。”

  聊到這里,王永的情緒有點激動。他說,當他發現這些情況的時候已經晚了,因為此前微微拼車的高速增長掩蓋了很多問題,而財務權一直在CEO蒲繁強手里。

  上述微微拼車前員工告訴網易科技,蒲繁強在財務方面基本不進行任何規劃和管理。“各地來要錢,一般都會同意,也不問錢怎么花,也不考核實際的效果,只負責加油打氣。”比如,重慶的團隊要走80萬推廣費用,只帶來1000多個用戶;唐山要走150萬,基本沒帶來什么用戶;北京的一個活動花費了20萬,只帶來100多個用戶。

  “高管每個月工資3萬多,媒介總監2萬,總監的助理都要1萬5。”王永做企業20多年,本來他有自己的經驗和判斷,但當高管們用“互聯網要信任、透明、快節奏”等理念來游說他的時候,他動搖了、相信了,“他們告訴我,我們要學硅谷,每天穿個大褲衩、穿雙拖鞋來上班,每天要有水果、酸奶,要好吃好喝。有一個月我看賬目,買水果、買酸奶的開銷都好幾萬。”

  當王永發現這些問題的時候,公司賬上已經沒有錢了,他把自己的積蓄全部拿了出來,甚至還找朋友借了不少錢,用于裁員、收拾微微拼車剩下的攤子。

  4000萬買來哪些教訓

  “如果給你一次機會,重新回到2014年10月,你覺得微微拼車的結局會變嗎?”

  對于這個問題,王永聲稱自己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吸取了前述教訓之后再去經營微微拼車,勝算一定會很大,“也許現在拼車領域剩下來與滴滴順風車對抗的就不是嘀嗒拼車,而會是微微拼車。”

  王永說,創業就像登山,他以前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小有成就,但就好像只到過海拔2000米的山頂。而經過微微拼車,他去過了海拔3000米的地方。雖然結果摔得很慘,但教訓也是財富。

  微微拼車給王永帶來很多教訓,比如:創業要避免燒錢、避開巨頭,否則命運不在自己手中;融資不能貪婪,要及時拿錢,出價最高的不一定最可靠;團隊里要有同舟共濟的合伙人,打工心態的職業經理人往往靠不;內控和管理工作一刻不可松懈,否則公司會死在內耗上。

  當然,也有對人性的思考。“以前我做公益,碰到的好像都是好人;做了微微拼車之后,遇到的好像全是壞人。”王永口中的“壞人”,指的是刷單用戶和侵吞公司財產的員工,“我在湖畔大學上學,馬云就跟我們講,世界上其實沒有好人,也沒有壞人,人的一半是善,另一半是惡。”

  回想起糾結估值的那段時間,王永也承認自己有點貪婪,迷失了本性。而在如何處理人性的問題上,王永的答案是“一定要靠規則。”

  當然,如果再創業,王永一定不會選擇類似拼車這樣通過瘋狂補貼來競爭的行業。“生意總歸要賺錢,要有利潤。O2O補貼大戰,其實都是自欺欺人。”王永說,“互聯網是一種工具,我們不能把互聯網當飯吃,真正的發動機還是商業本身。本來我對這個道理的理解還是比較深的,但在那段狂風暴雨的時間里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在采訪完王永之后,記者與另外幾位拼車行業的專業人士探討微微拼車的成敗。不少人表示,在他們眼里,像王永這樣的傳統企業家來玩互聯網,幾乎注定要敗在互聯網創業者的腳下。

  但王永認為自己曾離成功很近,如今內心漸漸釋然,他說自己還會繼續創業:“如果一個創業者,能栽一個很大的跟頭,對他未來做更大的事情,一定是有巨大幫助的。”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