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悲傷的故事,馬云徹底被王興拋棄了

2015-11-24 15:57 來源:互聯網

文/秋源俊二

自從新美大合并后,O2O變革風暴沒想到這么激烈。

據相關消息,多位廣州商家反映,線下門店不斷受到美團工 作人員的騷擾。美團銷售人員不但搶走收銀臺的支付寶指示牌,撕毀宣傳海報,還威脅商家稱,必須要停了支付寶,才能和美團繼續合作。否則,就會提高對商家的提成比例。

本文針對這一事件,展開解讀。

現如今的互聯網創業,存在站隊情況。事態從BAT要“抄你”變為BAT要你“站隊”,新美大合并后,顯然,王興“站隊”選擇了騰訊。為何王興選擇拋棄阿里?

一、習慣謀求絕對控股,強勢作風,令人不滿

自從阿里帝國成長起來后,我們看到這家企業的作風習慣,無論在并購、投資,還是在推廣、公關方面,都是霸氣十足,充滿著進攻性。

投資并購方面,一般都是成為絕對控股。典型案例:

1、高德地圖、UC瀏覽器,并入阿里

2、和內蒙君正(601216)撕逼,成為天弘基金大股東,持股超過50%;

3、全資收購優酷土豆;

4、“心機婊”般入股新浪微博,原準備繼續增持完成社交夢,但隨著微博走下坡路,停止增持(優酷那個是跌倒足夠低價,全資購買算了)

……

推廣和公關方面,阿里系的公關,是大陸地區段位最高,能力最強。媒體就是一個字,買買買。強勢媒體,往往是超級財團的標配。我們盤點一下投資過的媒體:第一財經、虎嗅、新浪微博、無界傳媒等。

大家還記得今年一月份,“投訴工商總局事件”不?這是有多“任性”啊,紅色政權下,難以理解。

一句話,這家公司,從內到外,都散發著強勢霸道作風。

假設普通創業者,在阿里這樣強勢+金錢的攻勢下,必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王興不一樣

王興三段創業經歷:

2003年放棄美國學業回國創立校內網,06年被千橡集團收購;

2007年創辦飯否網;

2010年創辦團購網站美團網;

前一段時間,鬧得紛紛揚揚的美團資金鏈斷了。業內對此都有了“中國互聯網界欠王興一個IPO”說法。

因此,王興是一個極度渴望自己能夠掌控一家公司的創業者,對成功的極度渴望,這種欲望,這種百折不饒的人。豈是你阿里能夠“銷毀磨滅掉”的嗎?

過往的經歷,決定了王興對于阿里這種強勢控股的反感。

而騰訊,天生就是一個溫柔的戰略投資者。京東、滴滴快的,以及這次的新美團,一般都不會威脅到創始人的控制權。

阿里退出,馬云出局,就不難理解的。對于任何一個有想法的創業者而言,最希望的都是自己創立公司,不成為BAT的傀儡。

二、阿里系并購的企業,往往出現收購后,往往勢微

網上很多人說阿里收購一家死一家。這話從兩個方面理解:

一方面當公司被收購后,企業才創始人往往隨之出局,創業企業喪失“企業家”的主人翁精神。

另一方面,我們確實看到了,買完高德之后 百度地圖市場占有率暴漲;阿里買完口碑之后 口碑就死了,今年才復活…其他就不一一枚舉了。

微博、優酷土豆,也是那樣的,發展逐漸沒落。

至于蘇寧,現在的基本淪為了阿里拖扯京東的“棋子”。

這里我們不是談論阿里系收購企業,企業衰敗的問題;而是考慮,當馬云成為美團后,美團的業務發展形態。

總之,大概率的勢微,是互聯網企業并入阿里后的結局。對于王興而言,當然不愿意看到這個現象。

三、美團業務與阿里業務,重疊部分過多,戰略上不利于美團

目前,美團的業務很多都和阿里的布局重復。

由于天貓、淘寶,是具體產品的交易;往后延伸,就是對于服務類產品的需求;因此很自然的出現了淘寶電影,和美團的貓眼電影競爭。

可以想象,當王興提出美團要成為“吃喝玩樂”服務娛樂平臺;而阿里目前就是在這方面深耕,業務后面會有多少重合部分。

假如美團“站隊”到了阿里那邊,相關業務,很可能被雪藏。曾經的拍拍的下場,很可能就是美團的下場。

因為,對馬云而言,親兒子“口碑”已經誕生。別人家的孩子,再親,終究是外來的。

四、“復活口碑”戰略,逼迫王興轉投騰訊懷抱

這或許是讓王興最終下定決心的導火索。

要知道,在2011年,美團接收了阿里的B輪融資;

2014年5月,美團C輪融資,阿里跟投;

假如阿里不是瘋狂擴張、強勢要求控股,今天的阿里順順順利,持股美團20%的股份,是非常容易的。

早期,王興是不反感阿里的,沒想到,阿里“野心太大”,想滿口吃掉美團,這對于擁有“一場強烈的獨立人格”的王興而言,當然不愿意接受。

復活口碑,蔡崇信走馬上任,一石二鳥,一方面強勢逼迫就范,一方面也和美團直接正面競爭;

手段太剛猛了,吃不消,美團這塊肉,馬云注定無福消遣。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