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寶投資者:中行想賠本金20%私了,但我想公開明確雙方責任

2020-05-12 11:13 來源:互聯網

原油寶投資者:中行想賠本金20%私了,但我想公開明確雙方責任

 

作者|劉喵喵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5月6日,熊粒終于等來了中行客戶經理打來的電話。

作為中行“原油寶”的投資者,他經歷了4月22日“穿倉”的難眠之夜,不僅虧掉了多年來積攢的25W本金,還背上了一筆倒欠銀行的債務,他原本想再存一些錢做房子的首付,考慮成家,但一切都因“原油寶”戛然而止。

在等待中行給出解決方案的日子里,熊粒陷入了煎熬,他形容“這是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時光”,他加入了多個維權群,看到很多和自己一樣從起初的崩潰、錯愕,繼而開啟維權之路的人。

群里的人數在不斷曾多,有的虧損額度大得驚人,幾十萬、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本金是很多人的全部家當。

此后,中行曾兩次發表公告,對原油寶的情況進行說明,但均未有實質性的解決方案出臺。

5月5日,中行第三次發布公告,在官網披露稱:目前中行相關分支機構正按意見積極與客戶誠摯溝通,在自愿平等基礎上協商和解。如無法達成和解,雙方可通過訴訟方式解決民事糾紛,中行將尊重最終司法判決。

中行在5月5日發布的公告,圖源中國銀行官網

這則公告發出之后,連線Insight了解到,從5月5日晚間至5月7日之間,有投資者們陸續接到了中行電話,這也是中行在原油寶穿倉事件之后,中行首次給出解決方案。

連線Insight所在的原油寶維權群

“電話里主要是想約我見面和解,稱負價損失由中國銀行承擔,本金退回20%,若不同意可以選擇上訴”,熊粒告訴連線Insight,在電話中他拒絕了這種私下和解的方案,并表示和解方案需要發公告說明,用公開公正透明的方式明確責任。

據連線Insight從投資者中拿到的一份和解協議顯示:中行將承擔穿倉部分,并將返還以負價結算后從投資人保證金賬戶中扣除的資金。

多位投資者告訴連線Insight,他們得到的協商方案是不追究欠款,賠償買入本金的20%。對于該解決方案,有少部分投資者選擇簽署,亦有人選擇繼續維權。

微信圖片_20200511153309

連線Insight拿到的一份和解協議

原油寶投資者代理律師、北京威諾律師事務所主任楊兆全告訴連線Insight,其團隊目前已經接受了50多位原油寶投資者的代理委托,目前這一人數仍在不斷增加,在委托人中,損失最大的達400多萬元,其委托人的訴求是要回全部損失。

他表示,投資者要求賠償全部損失,有比較充分的法律依據,但是需要得到法院的最終認可。

1 為何中行退還的比例是20%?

在中行省行的辦公室里,張曼爭取到了一次見面協商的機會。

同一個房間里,有和她一樣的十二三位投資者,他們在5月5日之后分別接到了各大支行打來的電話,“有支行的行長,也有客戶經理”,張曼提到,他們給出的和解方案都是不追究倒欠部分,本金賠償20%。

“但是對于這個方案,我們是堅決不同意的,所以我們沒有選擇去支行進行和解,而是去了省行尋求進一步的解決方案”,張曼向連線Insight指出了三點退還全部本金的理由,這也是連線Insight采訪的多位投資者們的疑惑之處:

首先,是產品定性問題。原油寶是否是違規產品,到底是期貨還是理財,中行涉及把期貨包裝成理財,致使投資者對其性質產生誤判,如果起初定性為期貨,很多投資者表示不會進行投資,因此并不能因投資上的專業知識欠缺導致自己要為巨虧買單。

其次,是風險評估問題。購買前填寫評估資料,很多人填寫的是只能承受20%~30%的虧損,但如今導致穿倉,這是對消費者風險評估的把控不到位。在4月15號,芝加哥交易所修改了交易規則,允許負數的公告出臺之后,如果中行給出風險提示,很多投資者會選擇提早退出。

最后,是宣傳定調問題。原油寶的相關官方宣傳都提到過“小白”可以買,但實際上需要專業知識和較強的抗風險力。

從連線Insight拿到的三份投資者與中行溝通協商的錄音顯示,中行工作人員對以上部分問題做出了不同程度的回答。

有一位中行客戶經理提到,原油寶既不是期貨也不是理財,而是掛鉤期貨的產品,是一個賬戶交易類產品,類似于黃金、白銀賬戶交易,“跟現貨不掛鉤,就比如買入黃金但不能提黃金現貨,純粹是做一個價差,擁有投資收益的機會”,他提到,這次事件就如同一碗面今天賣5塊,但供貨商提價,中間商也受到影響。

但對于產品定性的問題,并非所有的中行員工都會給出回應,張曼在其所在省行多次詢問原油寶的性質,“他們的負責人跟我們說,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這也是大部分人得到的“答案”。

對于4月15號,芝加哥交易所修改了交易規則,允許負數的公告出臺之后,為何中行沒有給出風險提示,在連線Insight拿到的溝通記錄中顯示,有支行行長提到,修改系統是全球級別的新聞,客戶應該已經知曉,中行沒有義務告知。

最終,為什么中行決定退還的比例是20%?

連線Insight了解到,有中行客戶經理指出,“根據中行與投資人簽訂的交易協議,原油寶的強制平倉保證金最低比例要求為20%,也就是說當客戶的保證金低于20%的時候,中行要強制平倉避免損失擴大,但當時中行沒有按合同強平,所以愿意承擔這部分虧損。”

中行客服曾表示,保證金低于20%會強制平倉,圖源維權群

回顧原油寶事件發生的半個月,中行的態度也進行了大轉變,從起初不還錢將納入征信的強硬,到如今傳出愿意承擔負價損失,賠償本金20%,這樣的轉變和眾投資者的維權有關,也和監管部門的重視相關。

5月4日,國務院金融委召開會議,提到了部分金融產品的風險問題,要求保護投資者合法利益。在這次會議第二天,中行就發出了和解公告。

但是并非所有投資者都能夠接受這一和解方案,張曼在原油寶中虧損額達到100萬,她告訴連線Insight,“大部分愿意簽署的都是小額的投資客,因為怕上訴麻煩,但是對于我們這樣的大額投資者,是不可能同意的,中行并未在公告中明確解決方案,而是私下和解,容易產生差別對待,這讓我們很多人覺得不能接受。”

面對無法接受協議內容的投資者,在見面協調中,中行工作人員給出了回答,“原油負價確實是百年一遇的情況,對于投資者的訴求會記錄,往上報,但要等下一批的通知,再進一步聯系。”

2 中行該承擔什么責任?

投資者此前倒欠中行的欠款,可以不用還了。這讓一部分投資者暫時喘了口氣。

穿倉事件發生之后,他們有的被貼上“企圖一夜暴富”的標簽,但實際上,大部分人僅僅是想有一份稍高的理財收益。

由于原油寶在產品風險告知上的缺失,致使很多沒有能力承擔風險的人進入,其中不乏學生、老人、甚至農民工。

張永寧就是一名“意料之外”的投資者,從他的故事當中,可以看到很多“小白”投資者的心態,窺見原油寶穿倉的來龍去脈。

他是一名農民工,一年打工下來,張永寧僅能存下來三四萬塊錢,他存了幾十年,這些積蓄打算用來給兒子結婚用。

3月份,是很多人關注到原油的時間,美國原油期貨價格,從年初60美元高價,一路下跌到3月的20美元。原油暴跌當中或許可以抄底,這是很多人對原油的印象,但是很多普通人并不知道自己也可以炒原油。

中行原油寶宣傳頁面, 圖源中國銀行江西分行微信公眾號

原油寶這樣的產品讓普通人接觸到可以炒原油的機會。有人是在銀行通過客戶經理推薦,有人是在手機中行微信上知道原油寶,張永寧是在中國銀行的手機App上看到這個產品,在沒有風險提示的情況下,他注冊并買入了原油寶。

“我想著這么多年的積蓄放在這里也是放著,并且因為疫情沒辦法出去打工就沒有收入,不如買個理財。”張永寧提到。

那時候,無人知曉這個產品將把自己推入深淵。在購入的那一刻,他們的腦海中浮現的是對未來的憧憬,是兒子結婚多拿一點的彩禮,是比預想中可以多買幾平米的新房,是張曼心中想開一個更大的服裝店的美好愿望。

但就是這一點點的對生活的期待,竟然變成了一場噩夢。

這次金融史上的歷史性事件,從4月15號開始就有了預兆,當天紐交所更改了交易規則,允許原油期貨以負值成交,這是歷史第一次。

4月21日油價更是創下收跌于-37美元/桶(-266.12元/桶)的歷史紀錄,暴跌305.97%,這是國際油價史上第一次出負值紀錄,這意味著石油貿易史上第一次出現賣方必須向買方支付購買原油期貨費用的情況。4月22日,中國銀行確認-266.12元/桶的價格有效。

4月22號凌晨2點多,賬上的26.2萬本金被銀行劃走的消息發到了張永寧的手機上,這其中包括借朋友的15萬保證金,因為前期虧損太多,他想著趁著當時價格比較低再追加,“這或許之后可以把虧的錢賺回來,就從朋友那里借來了15萬元,加上前期投入一共賠進去40萬。”

據財新報道,中行原油寶涉及6萬余名投資者,其中既有機構客戶也有個人客戶,投資金額在千萬元以上的客戶不到100戶。中行客戶保證金損失約42億元,穿倉損失約58億元。

面對投資者一夜之間傾家蕩產,中行到底該承擔什么責任?

楊兆全向連線Insight分析,中行原油寶穿倉,是極端市場行情下,工作人員對風險的預判不足。對從來沒有過的負油價,沒有充分認識。

在他看來中行原油寶事件,巨虧在穿倉時段,但是中行的責任在更早的時間,主要有三點:

一是原油寶產品可能涉及違法。銀行沒有從事期貨的資質,卻超出準入范圍銷售期貨產品。原油寶穿倉的教訓表明,隔行如隔山,外行要買單。

二是銷售中沒有對投資者進行嚴格把關。很多投資者根本不能承受超過30%本金的損失,銀行卻把可能損失100%本金的產品銷售給他們。

三是在美國方面提前告知負油價的通告后,沒有及時提醒投資者及時止損。

原油暴跌到負值是市場因素所然,中行的失職嫌疑也主要體現在對風險的把控不足。我國在2017年推出了《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對于提供相關投資產品的經營機構,要求首先要了解自身產品的風險等級,其次,要了解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最后再將合適的產品銷售給合適的投資者。

而中行對自身產品的風險級別定位不準確,給原油寶的風險評級只是R3級。張曼告訴連線Insight,起初還是完全相信風險在可控范圍內,手機顯示的原油寶風險等級是R3級,但是實際風險等級是R5級,“如果我提前知道了風險這么高,就根本不會買入。”

原油寶事件如同撬開了金融產品的冰山一角,公眾擔心的是,為什么中行原油寶會暴雷?原油寶之外,理財產品當中的定時炸彈,下一次會在什么時候炸開?

3 悲劇是否還會重演?

據連線Insight了解,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交通銀行都有類似原油寶的產品。很多人產生疑問,為什么只有中行原油寶出事了?

按照中行的定義,“原油寶”是指中國銀行面向個人客戶發行的掛鉤境內外原油期貨合約的交易產品。原理是投資者按照銀行報價在網絡上買賣虛擬的原油,可以賺取原油差價。

但需要補充的一個概念是,在交易日到來之前,投資者需要進行移倉,把臨近交割日的期貨商品合約,都賣出去,平倉掉,然后建立一個新的離交割日比較遠的期貨合約。

一般機構會把移倉日設置在交割前的七到十五日左右,這樣在市場上尋找下家還很容易,但是中行原油寶把移倉日設置在了交割日的前一天,即4月20日晚22:00停止交易并啟動移倉,在市場平穩的時候,這樣做沒有什么問題,但是在原油市場大幅波動的情況下,其他銀行機構都早早地移倉,中行成了挺到最后的一個,沒有人接盤。

泰和泰(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韓澤華也指出,中國銀行在原油寶產品交易規則中規定了不合適的移倉換月日,導致中國銀行在原油寶產品進行平倉時,遭遇重大的流動性問題,產生巨虧。

這是產品設計的問題,這樣的設計漏洞在其他金融產品當中是否還存在?這樣風險極高的投資產品,為何會如此簡單地賣到普通民眾的手上?

這要追溯到賬戶原油業務的概念,賬戶原油是國內銀行針對個人客戶推出的產品,它只計份額、不提取實物原油,以人民幣或美元買賣原油份額,通過銀行不帶杠桿地投資于國際原油市場,價格對標紐交所WTI原油和洲際交易所的Brent原油期貨。

自2013年工行首次推出后,多家大行相繼跟進,以工行和中行的業務量最大。各大行對于“紙原油”產品的設計上大同小異,但其他行的相關業務中,與中行關鍵的不同便在于交易終止日、結算日的不同,以幸免了本次悲劇。

但逃過一劫,并不代表這類產品不存在風險。

在大宗期貨市場,一般會設定較高的保證金準入門檻,以排除不具備該類產品交易知識及風險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資者。而各大行推出的“紙原油”產品,買入門檻均不高,對于虧損的風險提示最多是“不保本”,但并未提示超出本金之外的損失,因此吸引了大批本身不具備期貨交易資格的投資者。

連線Insight了解到,在原油寶暴雷之前,不少銀行都在宣傳自家的原油相關產品,某大行的原油相關產品甚至出現在了電梯廣告當中,宣傳力度可謂火爆。

銀行之所以樂意推出此類產品,一部分原因是投資者交易成本較高。銀行在設計此類產品時,不支持杠桿交易,也就是說投資者一般要繳納100%的保證金,但芝交所要求的保證金比例只有13.4%。多繳的保證金成為了銀行的存款盈余。這對銀行來說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但這次“原油寶”事件,也可以窺見銀行對金融產品的門檻設置,以及監管上的不足,嚴格管理是避免此類問題出現的關鍵。

目前,各大銀行已在監管的要求下進行自查,不少銀行已經暫停相關產品推薦或暫停原油產品新開盤交易。

建行給投資者發布的風險公告,圖源中國建設銀行官網

近年來,金融產品投資者們踩的雷并不算少,從P2P暴雷,到中行原油寶事件,對于深陷其中的人,這將是難以平復的創傷。

原油寶事件以及近期中信銀行用戶信息泄露事件當中,暴露出的銀行自身監管問題,已經引起銀監會的重視。

5月9日,銀保監會公布,包括國有六大行在內的8家銀行,因監管標準化數據(EAST)系統數據質量及報送存在違法違規行為受罰,罰款金額共1770萬元。

各大銀行罰款統計

其中,中國銀行因存在理財產品數量漏報、資金交易信息漏報等問題,被罰款合計270萬元。

楊兆全提到,此次原油寶事件,如果銀行和投資者能夠協商解決,或者在法院的主導下達成和解,是最理想的方式。如果案件由法院判決,法院會在判決書中對金融產品合法性、原油寶是不是期貨產品、平倉是權利還是義務等重大問題,做出司法認定,這對金融法治的完善,具有重要意義。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