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朝陽閉關復出:張朝陽結婚了嗎?

2014-05-30 13:23 來源:互聯網

張朝陽:媒體業變化太大了。前兩年是要請很多記者到酒店開發布會,F在變成了跟媒體人一一對聊。

  程苓峰:發布會出去的信息是零碎、表面的。單聊的信息是整體、深入的。社會化媒體又把這些系統的信息再擴散出去。說明你們在與時俱進。

  下面說正事。搜狐的內部創業在行業里做的相對好,有了比較成功的多元化。游戲、輸入法、搜索、視頻,都是這樣。你們怎么做到的。

  張朝陽:它們先是自然形成的,后來我們順水推舟。

  剛開始做游戲,我們屢戰屢敗,從韓國引進到在國內找開發公司,都不成功。后來看中王滔團隊,說等你做到什么地步就分給你什么東西。后來一下子做成了,我就必須兌現承諾,然后就形成拆分的狀態。

  對于有點歷史的公司,有大鍋飯的問題。當時王滔來搜狐,如果做不成也就什么都沒有,他是背水一戰。后來我覺得游戲這種模式可以推廣,使得一群人集中精力做一件事而且有明確的目標,并且這個目標實現和不實現是有區別的。

  后來就有了搜狗輸入法、搜狐視頻。

  程苓峰:選團隊、給承諾之后,你的角色如何轉變。

  張朝陽:具體的財務指標、銷售還有日常競爭、戰術層面我不太管。但我管的一個是產品的競爭力,另外一個是營銷。拆分以后好像我不管它也能正常運行。我的介入是要實現超越,讓天下人都知道我們在做一件事。第三個,當我覺得需要重大變革,或一個產品可以整合搜狐其它部門的力量實現突破,我就介入。

  程苓峰:那你們有沒有因此對內部創業形成制度。

  張朝陽:不能。公司是一個有機體,不能一般化,必須具體項目具體對待。要選對項目,選對領域。

  程苓峰:為什么不能一般化。

  張朝陽:公司是個生命體,你要跟著它的生命形態、生長過程順手推舟。不能像積木盒或機器化,說你們都可以創業了,灑一批種子下去。這樣不行的。必須精心看它怎么長,長的方式跟具體的人有什么關系。有人適合有人不適合創業。

  如果一個部門做得有聲有色,說明部門領導人有能力,就有可能讓他創業拆分。到底是否選擇這個人,當然是種感覺。他們都是共事很多年的同事,相當了解。這種了解是一種感覺。

延伸 · 閱讀